[凌远&李熏然] 鲸落 whale fall 19

完结倒计时w 明天发糖完结

习惯性写文留空间 其实不算伏笔 大家自动忽视就好 

不是吐槽他闭 说真 催眠那段感觉不太专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previews:整理


19

 

那个男人是社区的义工,时常和小孩子玩,他和我下棋。他曾被警方带走但很快就被放了出来,依旧住在街区尽头的房子。在我高中毕业被大学录取那天我杀了他,警方一周后才发现他的尸体,恶臭惊动了邻居,不过这都是后话。

我还记得他热气喷薄在我的脸上,腐烂的恶臭味道,我的背被路上的沙砾磨得生疼。

You are so beautiful, my dear Jack.

那只录音笔掉到地上,滚了很远,乐音断断续续的。

一切平静的好像什么都没发生,除了我比平时晚了1个小时回家。

我换了一根新的录音笔,Bach. Brandenburg Concertos.

 

 

故事讲完的时候,窗外的天空已经渐渐变成了清浅的颜色。

李熏然嗓子干得冒烟,喝了一杯水才好些。

Jabber自顾自的说了句“你病了”便不再理他。

李熏然觉得房间静得诡异,他摸不透Jabber,这个第二人格的心思时而简单的像个孩子,时而又无比凶残。

他不知道自己的时间还有多少,谢晗正在他脑袋里说话,他竭力忽视这些声音。

 

我喜欢一切美丽的东西,我把蝴蝶装进罐子里,看它一点点死去。

我想寻找到完美的东西,我想要一个完美的家庭,我把我的想法写在纸上。

可是没有人理解,他们将我扫地出门,我不得不到处寻找听众和读者。

熏然,你在听吗?


你是不存在的,李熏然在意识里默念着。他不得不按住太阳穴来抵御盘旋在脑海中的声音。Jabber又拿了一只针剂按住他的手臂,“你需要休息。”

“不……”李熏然只能眼铮铮的看着Jabber缓缓推下注射器,他掐着自己的手心,依靠疼痛保存意识。

 

抱歉,熏然,那孩子太粗鲁了。

他总是喜欢打断别人的话,我们刚才说到哪了?

喜欢这首音乐吗? Bach.Prelude No.1 in C major BWV846

哦对,后来我遇到了Allen,虽然我触摸不到他,但是我知道他在和我说话。

Jack, youre a genius.

不,你不是,你只是一个被遗弃的、可悲的、懦弱的孩子。

 

恍惚间,李熏然听见Jabber的声音,“我们该离开这儿,这里不安全。”

看到Jabber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枪,李熏然心中的弦骤然紧绷,他狠狠咬了下自己的舌尖,血腥味在唇齿间蔓延开,模糊的意识也清醒了些。

“我病了,走不了。”

 

是的,所以我憎恨这个世界,饥饿一直纠缠着我。

你不明白,我渴望得到救赎,但是神遗弃了我。

熏然,你会遗弃我吗?

 

感觉到异样,Jabber走过来蹲下来看他,“他在和你说什么,告诉我。”

“他说,你马上就没用了。”李熏然的眼神忽然变的平静极了,

“别骗人了。”Jabber的眼神有些动摇。

“骗你又如何?”李熏然回以冷笑,“我才是被选中的。”

“你不过是一只被保护的太好的金丝雀。”Jabber的身体因愤怒而微微颤抖,“没有我,你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“可惜,谢晗是一个完美主义者,他不喜欢你这种残缺的人格,你是他利用的工具,等你带我躲过警方的搜捕,你就没用了。”

“你闭嘴!”Jabber勃然大怒,直扑过去掐李熏然的脖子,

他的反应正中下怀,李熏然到底是刑警,即使头晕目眩还是控制住了Jabber。争斗中那把枪滑出几米的距离,李熏然飞身扑过去,握在手里。

 

我需要Allen,可是,他说他已经死了。我也快死了,好在他告诉我,保存自己的方法

把自己劈开,锁在脑袋里。就像Poe将自己劈开,锁在书里,等待被翻开。

我一直在等你,现在你终于来了,熏然。

 

SWAT破门而入,李熏然正握着枪瞄准Jabber。

“熏然!把枪放下。”

凌远最不想做却也是此时不得不做的事,就是瞄准李熏然。

“你杀不了我!他不会让你杀了我。”Jabber疯癫的笑,“你杀不了我!”

李熏然的手指移到了扳机上,他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,。

 

打开这把锁,谢晗握住他的手。

我们孤独的出生、生活、死去,只有获得爱和友情时,才能创造一个短暂幻想,相信自己不是孤独的。*

这样,你、我都不再孤独了。

 

“李熏然!”凌远提高了声音,“李熏然,看着我!”

李熏然瞳孔跳动了一下,收回按着扳机的手指,依然握着枪。

所有人僵持着,直到凌远缓缓放下枪,一步一步走向李熏然。他的胸膛完全暴露在他的枪口下,可是他的眼神无比镇定,没有丝毫犹豫和担心。

“我知道谢晗在你脑海深处,别听他的声音,别去理他。”

 

熏然,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。

I love you forever. 我永远爱你。

 

“那不过是谢晗的一段记忆,一个投影,那不是真实的。”

 

你也要抛弃我吗,熏然。

 

“别听那些声音,看着我,熏然,看着我就好……”

凌远将李熏然的手臂按下,拿走他手中的枪,扶着他的肩膀。

恢宏的混响乐音消失了,李熏然的眼神一点一点凝聚,“凌远……”

李熏然的身体微微颤抖,几不能言。下一秒,他就落入到一个拥抱中,力气大得像是要把他揉进血肉。

“你再敢私自行动,看我不……”凌远的声音发颤,他说不下去了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李熏然愣了愣才抬手回抱凌远,甫一开口鼻子就一酸,眼泪不争气的涌上来,他赶忙把头埋在凌远肩颈。

意识到怀里的温度有些不对,凌远松开他,手拂过他的额头,立刻皱起了眉,“你在发烧。”

 

紧绷着的神经松弛下来药效开始作用,眼睛很快就对不准焦了,困意铺天盖地而来。

李熏然觉得自己好像有坠入了之前的梦境,可是这温暖真实的让他舍不得放手,他软手软脚的抱着凌远不撒手。

医务人员赶来,想把李熏然放到担架上,他却不大配合。

“熏然,别怕。”凌远一遍遍抚过李熏然的脊背,吻他的额头,试图安抚他的不安。

“别走。”李熏然埋在凌远肩颈的脑袋蹭了蹭,在他耳边嚅嗫着。

“不是梦……”

三个字,像是砸在凌远心上。

“嗯,不是梦,我在。”

 

我无限的将你推开,只是为了将你无限的拥入怀里。*

 

TBC.


*奥逊·威尔斯

**寺山修司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到这完结也差不多了吧 嗯

肝疼 真该改改深夜码字写作业的毛病 

顺便问个事儿 年后新坑想写蔺靖 九州背景

古风废物 就是蹭个历史背景 有人想看吗w



评论(21)
热度(104)
© 闭关躺平只剩清净 | Powered by LOFTER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