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凌远&李熏然] 鲸落 whale fall 13

 

鲸落。孤独深海中的温柔岛屿。

 

你知道吗,鲸的尸体在深海中,仍将滋养其他生物十五年。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
 


 

13

 

 

 

三年时间,谢晗被囚禁在狭小的房间内,吝啬的没有一扇窗。

 

他习惯了忍耐,忍耐寂静,忍耐孤独,忍耐欲望煎熬,像一条冬眠蛰伏的蛇。

 

漫长的审讯不过是一场拉锯战,谢晗漫步经心的态度让他永远不会是被动的一方,但是当看到李熏然一个人出现在门口的瞬间,他立刻坐直了身子。

 

“谢谢你送来的书。”

 

谢晗微笑着寒暄,但李熏然却没有这个心情。

 

“那段话是什么意思?在告诉你的那些追随者下一步计划是什么?”

 

“也许。”谢晗挑挑眉,语气依旧轻松,“三年了,熏然,你一点都没有变,和以前一样。”

 

“够了。”李熏然不耐烦打断他,“如果你真的打算和警方合作的话,交代你的计划。”

 

“那是第五天,我选择了Poe的作品,《阿尔阿拉夫》。”谢晗像是没有听见李熏然的话,“你还记得吗?那天我给你读了我最喜欢的那一段,你很听话,我们换了新的碟片,好像在庆祝我们的纪念日。我很怀念那天,一直很怀念。”

 

 

 

Mozart. Piano Quarter No.2 in E flat major K.493

 

谢晗一手捧着诗集,另一只手抚过李熏然纤长的手指,像是在赏玩一件艺术品。

 

李熏然全无反应,他微垂着头颅,后颈肌肤苍白,显出脊骨的形状。

 

“即使在只有一个太阳的尘寰

 

时间的沙粒随着旋转越来越阴暗,

 

可你的世界是我的灿烂辉煌,赋予你

 

是为了把我的秘旨传遍更高的天域。”

 

 

 

李熏然从残缺的回忆片段中挣脱出来,脸色苍白了几分,仍旧保持着镇定。

 

“你已经没有什么把戏可玩了,告诉我你在计划什么。”

 

“说实话,参与到这场调查中,不像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”手指随意的敲着桌面,谢晗耸耸肩,“这是你的还是凌教授的决定?”

 

“这是我的责任。”李熏然深吸一口气。

 

谢晗目光灼灼,敏锐的捕捉到李熏然眼中的一丝躲闪,微微皱眉,似是心疼。

 

“我想这非常痛苦,熏然,你一定觉得自己被背叛。”刻意停顿,加重语气,“再一次的。”

 

李熏然的呼吸颤了一下,谢晗步步紧逼。

 

“既然你已经见过我的律师,所以我想你一定也收到我的信了。”

 

“这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?”

 

“我想听你回答我的问题。”谢晗抿了抿唇,“仅此而已。”

 

李熏然欲言又止,下意识的瞟向监控摄像,又不得不移回目光,“你先告诉我那段话的意思是什么。”

 

“我问了一些非常具体的问题,我希望得到你的答案。”

 

谢晗紧盯着李熏然的眼睛,他退无可退。

 

“是的。”

 

“是什么?”

 

李熏然回答的极快,但是谢晗并不打算被如此敷衍而过,他继续不急不缓继续的逼问。

 

“我已经和凌远在一起了。”

 

答案早已是意料之中,一旦说出便有了不一样的意味。

 

谢晗若有所思的瞟了一眼监控摄像,随即莞尔,他知道凌远正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。

 

“我该猜到的,他那么关心你。”他故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,“他没有阻止你参与调查?”

 

“我不会退出的。”

 

“是啊,当然了。”谢晗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,“为责任而牺牲自己而成就高尚的李熏然。”

 

李熏然闭了闭眼睛,稳住情绪,努力回想之前凌远叮嘱他的话,他必须掌握谈话的主导权。

 

“我们已经说了很多关于我的事,现在该聊聊你了。

 

“Allen,那个你一直在寻找的第二人格不过是Allen Poe的一个幻影,但是在薄教授挫败你之后,你转而借文学为信仰招揽信徒,可惜这些都不过是自我陶醉的幻想。

 

也许媒体和公众对连环杀手充满了好奇,让你即使在被捕后还可以继续自我膨胀,但是你心里很清楚,无论有多少追随者,都无法改变你被抛弃过的事实。”

 

“看来在行为分析方面,你学到了不少。”谢晗的眼神冷了几分,笑得诡异,“所以,你打算怎么解释我为何会吃人?”

 

“性和食欲,人的两大原始欲望,当这两种欲望发生交叉时,就演变出了最大的禁忌。”李熏然将目光从档案上移开,谢晗的表情正变得僵硬,“你的症状是一种精神性欲的食肉固恋,遗传性的精神病史,破碎的家庭,童年的创伤,事业的失意,所有挫折让你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和他人接触或表达爱意。对你而言,释放性冲动的唯一方式,就是吃了他们。”

 

“凌教授教会了你很多,你很幸运有这样一个好老师。”谢晗挤出一丝冷笑,“所以,你的老师有没有告诉你,当初我为什么没有吃掉你呢?”

 

李熏然眉头一凛,还未开口,凌远已经推开了审讯室的门,“够了,到此为止。”

 

“你真以为是因为薄靳言他们及时找到了你的?”

 

“我说够了!”凌远拽起李熏然,将他推向门边,“我不该让你来见他。”

 

“你很特别,你是被选中的。”谢晗神经质的笑着,“这就是你能一直活下来的原因。”

 

 

 

门扉闭合的沉重声响回荡在走廊内,谢晗的话一字不落的传进李熏然的耳中。

 

他背靠着墙壁,狼狈的支撑自己的身体。放在兜里的手机震了震,屏幕上闪出一条新信息。

 

室内,谢晗轻松的背靠着椅背,目光暧昧的看着凌远。

 

“凌教授,看来您已经做出选择了。”

 


 

TBC.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知道大家憋屈 可我还是虐了 相信我 以后会甜回来的

 

“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,然而我还不料、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。”

 

没错 我是kkw的迷妹 我委屈得快要哭出来了QAQ

 

累觉不爱 但我会好好写完的 谢大家支持

 


评论(18)
热度(101)
  1. 饕餮闭关躺平只剩清净 转载了此文字
© 闭关躺平只剩清净 | Powered by LOFTER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