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凌远&李熏然] 鲸落 Whale Fall 08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鲸落。孤独深海中的温柔岛屿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你知道吗,鲸的尸体在深海中,仍将滋养其他生物十五年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 
 
 
 
 
 


 
 
 
 
 
 
 

08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长夜漫漫,不见天明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李熏然辗转于层层叠叠的梦境,每次他以为自己转醒过来,却发现自己还在那间阴暗潮湿的小房间里,耳边是巴赫的混响,邪典的乐音,还有魔鬼的呓语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头顶的白炽灯呲啦啦的响,闪了闪,却没有熄灭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Bach. Brandenburg Concertos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荒凉犹如黑色的泥土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我坐在这黑暗里,唱这歌,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我说不出着喜悦是来自肉体,还是灵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还是来自什么别的地方。”*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谢晗舀了一勺汤送到他苍白的唇边,暖而鲜香的味道,他转头避开了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他面无表情,他知道这些都是梦,可是却绵长的像是再也醒不来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Bach. Mass in B minor BWV232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他是我的北,我的南,我的东和西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我的工作日和我礼拜天的休息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我的午,我的夜,我的话语,我的歌吟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我以为爱可以不朽:我错了”*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谢晗的手拂过他的眉眼,他的面颊,按在他的后颈,和他额头相抵,热气喷薄在他的脸上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谢晗的唇碾过的他的眉心,眼角,鼻尖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他不明白,为什么明明梦里,触感依旧如此真实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Bach.Prelude No.1 in C major BWV846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我的宁静有四分之三来自你;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你是我的血和肉,我的皮肤和骨骼,我的骨髓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我身体的任何部分;你成了我心上隐隐作痛的伤口。”*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一阵咳嗽将李熏然从梦境中惊醒,他直起身子半坐在床上努力平复呼吸,汗珠从额头滑落至衣领里沁了点凉意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阳光正从窗帘的缝隙探进屋内,碎金似的撒了一地,温暖又恍惚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他微微晃了晃脑袋似乎这样能清醒一点,手抚上胸腔用力按了按,似乎试图压抑着那处还未完全散去的恐惧和压迫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空坐了一会,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已紧攥到骨节泛白,指甲掐出几道月白色的痕迹,梦中的窒息感残留在现实中,最终变成了掌心的疼痛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疼痛是躯壳的破裂,那包括你意识的躯壳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卧室的门被推开,凌远走过来将白粥放到李熏然床头,轻车熟路的拉过椅子坐下,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,一手汗渍,但凌远似乎并不在意,“好像不烧了。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现在几点?”李熏然被自己沙哑的嗓音吓了一跳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凌远低头看了看表,“北京时间17点10分,你挺能睡的。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李熏然的大脑终于开始缓慢的运转,“你怎么在我家?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我把你送回来,结果发现你在发烧。你吃过药就睡得不省人事,我又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。”凌远把毛巾打湿递给李熏然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你没去局里?”李熏然没有接过毛巾,愣愣的盯着凌远,“那案子呢?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听到这般咄咄逼人的问题,凌远多少放心了些,至少这比之前那个安静乖顺到死气沉沉的李熏然要好得多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凌远拿毛巾拭去李熏然额头上的汗珠,避开了他的目光,“案子的事情你先放一放,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吧,我会处理的。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你要我退出调查?”喉咙的肿痛让李熏然不得不压低声音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是局长的意思,以你现在的精神状态,退出调查是最好的选择,不管是对你,还是对于案件的进展。”凌远的手按在李熏然的肩膀上,试图安抚他,“别把自己逼得太紧,你最近太累了,需要休息一下。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你也这么觉得?”李熏然躲开了凌远的手,瞳仁颤抖着试图寻找凌远的目光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凌远有些尴尬的放下手臂,他始终垂着眼帘,不敢迎向李熏然的目光,“我认为,你确实需要休息一段时间。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凌远,你说过,三年了我必须迈过这道坎。”李熏然声音嘶哑,“抓住谢晗,我就能走出阴影,我知道我可以走出来,只要……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他哽住了,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他已经抓住谢晗了,可是一切并没有想他想的那样好起来,那些梦魇依旧缠着他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只要什么?是不是只要我说你没事,你就真的以为自己没事了?凭着别人的一句话,你就可以逼着自己相信你已经好了,对吗?我不知道三年前你是怎么说服薄靳言让你通过心理测评的,但我不是他,我不会让你继续自欺欺人的,你会毁了你自己。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在李熏然昏睡的这十几个小时,凌远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李熏然空茫脆弱得让人心疼的眸子,悲伤而绝望的泪水从眼眶滚落,带着滚烫的温度像是要烙在他心上。而现在面对李熏然,凌远又是生气又是心疼,他太想帮助李熏然,话不知不觉间也说重了些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谢晗对你的影响远已经超过我的想象,让你直面他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,之前是我太贪心、太自信了,你确实不该接手这个案子。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李熏然的嘴唇嗡动却说不出话来,精神和身体的双重透支让他疲惫不堪,他只能背靠着床头将自己蜷曲起来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凌远看着李熏然把头埋在臂弯里,只露出柔软的发顶,像个无助的孩子,这些都足以证明李熏然现在真的很难受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凌远,为什么你也不相信我。”李熏然的声音闷闷的,又轻又软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凌远心疼的想抱抱他,可是抬起手又放下了,他告诉自己不能再心软了,“我当然相信你,但你也要相信我,我会处理好这一切的。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可是,李熏然依旧保持着明显的自我保护姿势,一声不吭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屋内的气氛正变得凝重之时,凌远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起身到屋外接电话,自然不会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现场调查的人员在建筑的地下室找到了齐方的尸体,还有一个隐秘的房间。墙壁上到处涂写着晦涩不明的语段和诡异扭曲的画作,从涂鸦内容到屋内布置,所有证据都证明谢晗利用Allen Poe的作品收纳信徒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这个简单的越狱案已经完全惊动了上层,领导下达了破案时限,这然而种毫无头脑的行政指令对于案件调查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挂了电话,凌远揉了揉发胀的额角,又返回了屋内。李熏然缓了缓似乎好了些,他抬起头对凌远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,“谢谢你之前照顾我。还有,抱歉,我昨天情绪太……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不要道歉,那不是你的错。”凌远打断了他的话,似乎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,“我先回局里,你吃点东西吧,一会儿粥该凉了。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李熏然点点头,但迟迟没有动作。直到屋外传来关门的声音,他纤长的眼睫颤了颤,透过窗帘的缝隙望向窗外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
 
 
 
 
 
 
 

TBC.

 
 
 
 
 
 
 


 
 
 
 
 
 
 

*罗伯特·勃莱《冬日独居》

 
 
 
 
 
 
 

*W.H.奥登《葬礼蓝调》

 
 
 
 
 
 
 

*萨特致波伏娃的情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 
 
 
 
 
 

考完试于是就滚回来更新惹

 
 
 
 
 
 
 

磨叽了一天 不知不觉爆字数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于是说好气场三米八的凌教授只能放到下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这几天首页撕ooc 我有点慌了T T

 
 
 
 
 
 
 


评论(10)
热度(95)
© 闭关躺平只剩清净 | Powered by LOFTER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