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旧文搬迁 · 盗笔相关】海棠无香 (1)

写在前面QwQ:

高中时候写的旧文,现在大二,看这篇文字不成熟,繁琐又矫情,剧情有点烂俗== 最开始写在摘抄本上的,后来打到电脑里花了很长时间,做了大量的修改,添加了很多细节,基本框架还是没有变,人设基本上算是基于原著展开的,但时间线改了,算是半AU。

老年梗,回忆杀,无cp,随意理解。


Chapter 1

       她第一次闯入那古旧的梨园时,已经是桃花初开的时节,只是带着几分春寒料峭的感觉,那夹着寒意的风仿佛能让时间倒流回到那嶙峋的隆冬。

       初春冷寂,唯有早开的花朵在倒春寒中瑟瑟发抖。北方的天气就是这般多变,凭你是几朝帝都,哪怕到了复苏的时节,也会一股寒气煞了万物初生的威风;若是在那温暖的南方苏杭,只怕早已是泛舟湖上赏花看柳的好时候。她站在这寒风里拉紧衣衫,一边暗自抱怨着一边向梨园里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就是这样,那几株西府海棠就这么有些突兀、更多的则是惊艳的撞进她的眼帘。该怎样来形容这几株海棠呢,绝美,倾国倾城,甚至让那绯色的桃夭和如玉的梨花都黯然失了颜色,原来真的有一种美丽可以让语言变得苍白无力!她呆立在那里,老僧入定似的微微眯起眼,整个世界好像都消失了,一点一点雾化成纯白色的背景,只有那几株海棠,那几株盛绽在肃杀冰冷的寒春中的棠花,以一种娇艳妩媚而又不失傲骨的姿态,从那片雪白中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那么美又那么决绝。冷艳的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一阵寒风让她打了个哆嗦,恍恍惚惚的唤回了心智。那破败的梨园深处寂寥凄清,只有这几株海棠在寂然开放。她忽然惊觉,自己不过是一个闯入者、槛外人,自己不是属于这里的归人,一个过客哪怕耗尽一生也永远与这里格格不入。也许,这里便是梦境的最深处,在看尽万丈红尘之后,在这里安然等到时光老去,静观荒芜之中的一世花开。

       她并没有任何冒犯的企图,但仍旧由着自己的好奇心,小心谨慎的走近楼梯、围栏,细细观察那些精美的雕花。这梨园虽然看上去一片萧索,可是每个角落都是一尘不染的,好像有人日日搭理它一般。她不禁想要见见这梨园的主人,很难想象那会是一个怎样的人,是一个夹着公文包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,亦或是一位年迈慈祥又饱经沧桑的老妪?有太多可能,她实在无法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能和这几株海棠相衬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也许是因为太沉浸在这环境和自己的臆想之中,她竟没有注意到那位老人。

       老人不知是何时走进园子的,他没有因她这个不速之客的闯入而诧异,也没有惊扰到陷入沉思的她。他只是在那几株棠花旁,默然而立,俨然成了这园子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一瞬间,不带半点的犹豫,她便认定,这老人是梨园的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等待着、甚至与期盼着他看向自己;可是她又不希望打破这寂静,那老人与棠花默然相对的景象,犹如一幅沉睡于某个幽静巷子的不知名画廊角落里的画作,年深日久已经蒙了薄薄的一层灰,而她是一位意外走入这里的客人。她知道哪怕一个最轻微的动作,都会惊扰到这幅画的浅眠。

       时间几乎不再流动,与陌生人寂静相处的几分钟漫长如几个世纪。

       终于那老人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不带任何情感,那目光之中好像藏着一片海,有汹涌的波涛在平静的海面之下翻滚,似乎随时都会掀起万丈波澜。

       那是只有看近人情冷暖的人才拥有的,那是年轻如她,所不会明白的。


评论
热度(7)
© 闭关躺平只剩清净 | Powered by LOFTER
上一篇